04-17 12:04

发表

# 妈妈帮 # ⑩蛇王,入住王府
  
  “嗯?”男子怔怔转过头,“什么?”
  苏岑眯起眼,瞳孔里有一抹异色晃过,“男女授受不亲,你理我远点!”
  男子冷神过后,竟是没在说什么,真的站起身,“好,那我去那边。”背对着苏岑就要站起身,只是兴许是因为失血过重,他的身体猛地踉跄了一下,差点扑倒在苏岑的身上,而在他几乎碰到苏岑的时候,滚烫的温度,灼烧着她的肌肤。
  她脸色蹙然惊变,难以置信地望着眼前的人,后者也只是晃了晃,就立刻撑住了自己的身体。
  歉意道:“没伤到你吧,我这……”
  只是男子后来的话她没有听到,她眼睛蹙然闭上,陷入了迷境中。
  与此同时,子时的打更声惊然响起。
  苏岑在虚境里,望着前方的宫殿,望了望自己的身后,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,还是晚了一步。子时快到的时候,她原本想让男子离自己远一些,防止他发现自己子时的那段时间没有气息,可谁知道,因为玉符突然发热,导致她一愣神,就延误了时机。
  恐怕此刻那人看到前一刻眼前还是活生生的人下一刻就气息全无,会是怎样的反应?
  这些,她已经完全顾不得了。
  她需要浸泡魂魄,否则她面对的,就不仅仅是脱离这具身体这么简单。
  她推开宫殿的门走进去,只是刚踏出一步,身后就贴上一句冰冷的身体,低凉的呼吸萦绕在她的后脖颈,修长的指腹怜惜地摩挲着她受伤的肩头,指尖勾下她的外衫,露出狰狞的伤口。离渊金色的瞳孔怜惜地缩了缩,低下头,一头墨发披散在她的身前,“怎么这么不小心?嗯,你是故意的?”
  苏岑推开离渊,有些倦怠地走到软榻前,坐在了地面上,垂着眼,“我很累。”
  “那就留在这里。”
  “那你不想出去了?”
  他等了这么久,好不容易机会来了,他真的舍得生生世世被困在这里面?
  “你察觉到了?”她的情绪不对,离渊妖孽的脸上流露出一抹怔然,在她身前蹲下,指尖挑起她的下巴,定定望着她,“告诉本尊?”
  苏岑点了点头,“那人靠近时,玉符产生了异样,不就是代表第一个有缘人出现了?”
  她在南诏国找了三年,都没有找到有缘人,可没想到,只是来到东璃国京都不过一日,就出现了第一个有缘人。她定定抬头,黑琉璃异样的眼珠瞧着离渊,“如果……拿到他的心,你是不是就快可以出去了?”
  离渊愣了一下,指腹摩挲了一下她的脸,“你如果不愿意,其实也不用。”
  “嗯?”能走出这玉符,不是他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吗?
  离渊金色的瞳孔里,极狭长的一部分,有一抹看不懂的流光盈盈掠过,“如果你肯留在这里,本尊……出不出去都无所谓。”
  苏岑的眉头皱了起来,推开他,“你在开什么玩笑,快点去浸泡吧,我会想办法拿到他的心。”
  她现在担心的是,那人面对一具气息全无的身体,会做出什么反应?
  流云阁的故居里,男子怔愣地盯着面前突然气息全无的女子。
  绝美的脸上,眉眼弯弯,嘴角噙着安详的笑。
  就像只是睡着了一样。
  他猛地向后退了一步,修罗面具下的脸死白一片,他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明明上一刻还在和他说话,怎么就突然死了呢?
  他的手指落在她的鼻息间,可的确是气息全无,他捂住了自己的头,生怕这只是一场幻境。
  可他的手里的确握着那枚金簪,这里也是那个人的故居。
  眼前的人太过安详,他反而觉得胸口闷闷的发疼,手臂无力地耷拉在身侧,怔怔瞧着,突然不知道发了什么疯,竟是直接走到了苏岑面前,把她扶了起来,坐在她的身后,把内力尽数灌入她的身体里。只是手指感觉到的体温,依然是冰冷的,就仿佛一具死了很久的尸体。
  他脑袋里乱成一团,突然有种很诡异的想法,是不是当年她没有死?
  眼前的人就是她?
  否则,她怎么知道颜姑娘的遗物放在哪里?
  越想越觉得思绪混乱,不能,他绝不能让她死,她还没有告诉她为什么她会知道颜姑娘的东西,她不能死!可输入的内力像是打进了棉花里,丝毫没有激起任何的反应。
  男子越来越不安,越来越慌张。
  最后颓然松开了手,放任苏岑冰冷的身体倒入了他的怀里。他就那么坐了半天,在黑夜里怔怔望着那张日思夜想的面容,突然像是决定了什么,蓦然下床,把苏岑拦腰抱了起来。
  走到门边,即使知道自己此刻出去,就会被墨修渊发现,可……
  他不能让她死在这里。
  也许现在找到大夫,还能救回她的命!
  想通了这些,男子面具下的黑眸里,有光一晃而过,坚定地打开门,一步步坚定地踏了出去。
  他抱着苏岑,越过流云阁长长的走廊,一直走到了一门之隔的院门,打开,把自己彻底暴露在了暗夜的空气里,几乎是瞬间,在外面一直巡逻的侍卫立刻发现了他,把他围了起来。
  墨修渊就站在苏岑所住的院子里,冷着一张脸面无表情地望着他,当视线落在他抱着的苏岑的身上,眸仁更是沉得吓人。“原来,你们躲在这里?”
  男子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,只是道:“她身体,很不对劲,你找大夫救她!”
  “哦?”墨修渊不说救,也不说不救,只是长腿一迈,朝着男子走去。行走过处,手拿着弓箭的侍卫纷纷退散开,直到墨修渊站在了男子面前,望着他脸上的修罗面具,冷笑一声,却是突然扬手,揭开了男子面上的面具,露出了一张俊美苍白的脸。
  当那张脸暴露在空气里,墨修渊瞳孔几不可查地眯了眯,“是你?”
  而同一时刻,原本男子怀里气息全无的苏岑,惊然睁开眼,瞳孔里先是一阵迷茫,随即看清楚眼前的情景,蹙然抿紧了唇。
  男子却在看到醒来的苏岑,面色愈发苍白。
  墨修渊阴冷的视线在苏岑和男子之间流转片许,在男子没反应过来之前,突然伸出手,把刚醒过来的苏岑揽了过来,一转刚才的冷酷无情,眸底都带着一抹温柔:“辛苦你了,终于帮本王把这个贼人抓到了。”
  苏岑眉头一拧,蹙然转头,就看到男子的脸在听到墨修渊的话之后越发惨白。
  墨修渊这一手可谓是补得一手的好刀,苏岑原本突然没了气息,等男子舍命把她带了出去,她却是醒了过来,这怎么看都像是一场设计好的戏,尤其是,苏岑的脸这么诡异的和颜云惜相同,再加上墨修渊的话,像是肯定了男子心里的猜测。
  “你……骗我?”男子难以置信地望着苏岑。
  “我……”苏岑刚开口,却被墨修渊一下子把头按在了胸前。
  墨修渊怎么会给她和男子交流的机会,眼神朝着一个角落一眯,立刻有无数的侍卫涌了上来,把男子突然围住,再以讯而不及的速度带走,等男子被带走了,墨修渊才把苏岑的脸抬了起来。
  修长的手指挑起她的下颌,嘴角带着一抹残忍:“爱妃,你让本王这次……要怎么好好谢谢你呢。”
  “他是什么人?”苏岑只想知道这个,墨修渊眼底的惊喜太过浓烈,让她想忽略都不行,看来,自己的失误却是帮了墨修渊啊。
  看着他眼底的兴奋,怎么这么……不爽呢。
  像是感受到了她的情绪,苏岑袖口里的小金蛇动了动,被苏岑强行压制了下来。
  抬起手,俯身,柔软无骨的身子几乎整个都贴在墨修渊身上。
  近在咫尺的这张脸,几乎找不到丝毫的破绽,墨修渊的身体有片许的僵硬,随即又恢复了正常,却也是站在那里没有动,一双森冷的墨瞳直勾勾地盯着苏岑的脸,再望入她的眼底深处,仿佛要探到她的灵魂深处。
  苏岑早在来之前就做过了心理建树,自然不会被他看两眼就心慌意乱。
  嘴角一勾,倾国倾城,“王爷这么看着人家,心跳的好快啊。”
  “是吗?那让本王感觉一下,爱妃真的有心吗?”墨修渊冷酷地扯了一下嘴角,一手扶着苏岑的腰肢,另一只手按在了她的胸口。
  苏岑蓦地松开了手,身体像是灵蛇一般滑出,远离墨修渊三步之遥。
  墨修渊没想到她伤成这样竟然还能够动,徐眯起了眼。
  “看来本王还真是小看了你,你这张脸……让本王看着,还真是不舒服啊。”
  “咦,有吗?”苏岑无辜地抬起头摸了摸自己的脸,“那王爷是对这张脸原来的主人不舒服呢,还是对我顶着这张脸不舒服呢?”嘲弄的眼神,戳的墨修渊心口一疼,眼神瞬间就冷了下来。
  “你别以为本王不敢杀你!”
  “昭华自然是不敢呀,喏,看看这伤口,昭华现在还心有余悸呢。”冰冷的直接扯开了自己的肩头,上面一抹的白色,让墨修渊眉头一拧,“谁帮你包扎的?”
  苏岑笑了,“王爷这话问的,总共就两个人,还能有谁?”
  墨修渊死死盯着她那张脸,看着她红唇里吐出的冷言冷语,在这样的夜色里,让他有种错觉,不知道到底是苏岑在说,还是她在说,呼吸蓦地一窒,鄙夷的冷笑:“南诏国当然是极好的,教出来的郡主可真是百妇典范啊!”

回复列表 回 复
你还可以输入512个字  
这里还没有回复,赶紧抢占沙发吧~
参与帖子讨论,请下载闺蜜圈手机版!
扫描二维码抢先下载 点击下载到电脑本地
爱生活

美丽贴士

推荐指数:

美容精选

推荐指数:

爱测试

推荐指数:

喜欢这里吗?告诉闺蜜一起来吧!
随时在手机上玩
闺蜜圈(android版)
可以通过以下2种方式安装到手机:
1、下载到电脑安装
2、用扫码工具拍下面二维码(wifi网络推荐)
随时在手机上玩
闺蜜圈(iPhone版)
可以通过以下2种方式安装到手机:
1、通过iTunes安装
2、用微信“扫一扫”下面的二维码(推荐)
添加图片
上传本地图片 上传文件 取消
请选择举报类型
确 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