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4-17 19:14

发表

# 妈妈帮 # 十三亲自动手教训侍妾
  
  墨修渊漠然地听着,一张脸完美的仿佛雕塑,只是静静地看着他,慢慢站起身,“那么,你到底是想要留着对你来说无用的帕子呢?还是想要换你一楼人的性命呢?”
  男子倏地收了笑,“王爷既然想要,就给你!可上面可是沾了我的血,王爷你真的能从那帕子里在寻到丁点儿她的存在?墨修渊,那不过是痴人说梦!她生生世世都不可能原谅你!”不知道是不是男子“生生世世”那四个字刺激到了墨修渊,他缓缓勾起了嘴角,“还这么有力气,那就继续打吧,给本王狠狠的打,留口气就成。”
  “是!”
  “墨修渊你是怕了吗?你就算寻到无数个相似的,一模一样的,那也不是她,她死了,她被你害死了……”
  铁牢的门咣当一声被关住了,却不能隔绝男子的声音,墨修渊一张脸阴冷的仿佛狂风暴雨来临的前奏,阴冷地扫向身旁的侍卫:“堵上他的嘴!”
  耳边终于清净了,墨修渊走出地牢,头顶的月光清冷孤单,不知道是不是被男子的话刺激到了,墨修渊没有按照往日那般直接回了百鬼竹林,而是朝着王府的后院而去。墨修渊一路来到流云阁,不经意抬头,却在扫见对面同样的苑子同样的牌匾,眸色阴戾下来,掌风一动,挥手把苏岑所住的苑子牌匾给扫了下来。
  苏岑原本已经睡着了,听到外面传来“咚”的一声,睁开了眼,一双水眸在夜色里泛着森然的光。披了一件外衫下了床榻,打开门像是暗夜的鬼魅一般朝着苑外走去,当打开外院的院门,视线所及落在墨修渊的身影上时,捂着嘴低低笑出声,再扫了一眼地上的碎成两半的牌匾,笑声更加清脆,明明银铃一般的笑声,却被墨修渊听出了嘲弄,仿佛在嘲笑他的幼稚一般。
  墨修渊眸色黑了黑,脚步一转,数步之后,站到了苏岑的面前,居高临下地望着她,一双眸瞳黑得发沉。
  苏岑笑够了,才倚着门框眨了眨盈盈水眸,“王爷这是做什么?有什么火,竟然连一个牌匾都不放过,知道的还以为王爷心情不好,不知道的,还以为王爷你小肚鸡肠,连一个牌匾都不能容忍。”
  “来人。”墨修渊却只是深深盯了她几眼,并没有回答她的话,而是出声换来了暗卫。
  “王爷有何吩咐?”
  “牌匾换了,换回以前的名字,再改回来,杀无赦!”
  “是!”暗卫办事很速度,转瞬间就把废弃的牌匾抬走了,苏岑眼睛眨都未眨,仿佛对他的所作所为根本不生气,在他转身的同时,脸上的笑意却冷了下来,慢条斯理地抚了抚眉心,看他走进了对面的流云阁,才慢条斯理地转身,重新回到了房间里。只是却没有再重新安寝,而是拿出了案台上的瑶琴,在茶几旁落坐,葱白似的手指翩然落在琴弦上,嘴角勾起了一道恶意的笑。
  怎么办,只要是能让他堵心的事情,她都觉得做起来很舒畅,很愉悦呢。
  食指一拨,顿时琴调倾泻而出……
  而同一时刻,正在颜云惜旧居里缅怀的墨修渊诧然听到这琴声,仿佛觉得心口被重重击打了一下般,猛地冲出了房间,却在下一刻蹙然黑了一张脸,死死抿着唇,低沉的声音恨不得将其千刀万剐:“苏……岑……”
  苏岑原本正弹到兴头上,突然一道黑影来到面前,还没等到她反应过来,面前的瑶琴就被劈成了两半。
  琴弦崩裂,划伤了她的手指。
  血瞬间滴落了下来,苏岑“慌张”地抬起头,盈盈水眸对上了墨修渊黑沉的俊脸,而原本正在盛怒的墨修渊却在遏制住苏岑的脖颈把她抬起头,却在看到那张泫然欲泣的小脸时,像是被烫到一般,猛地松开了手,恍惚间,诧然涌上了一道茫然的无措的狼狈。一头银发在他身后飞舞,看起来多了几分可怜。
  苏岑却觉得格外快意,蹲坐在地上,仰着头,无辜地眨巴了一下眼,一滴晶莹剔透的泪珠滑过凝白如玉的脸颊,“王爷,你这是做什么啊?”
  墨修渊许久才反应过来,死死盯着苏岑的脸,片许,猛地转身一拳砸在了身侧的桌子上,整张桌子瞬间四分五裂。苏岑漠然地瞧着他的背影,嘴角勾起了一抹嘲弄的笑,看了一眼手指上还在往外涌着血的伤口,随意拿起帕子抹了一下,就扔在了地上。
  “谁让你弹锦瑟调的?”
  “咦,不能弹吗?”苏岑装傻,“为了闯过百鬼竹林,这首曲子妾身可是练了很久很久啊,王爷不喜欢?”
  墨修渊把拳头握得咯吱作响,这女人一定是装傻!
  她既然把他的底摸的这么清楚,会不知道那首曲子对他的重要性?如果是以前他还会觉得找到这个一个相似的人而高兴,至少能把人假装是她不是吗?可偏偏太过想象,反而让他觉得再次回到了当年,一想到当年他对她做的那些事,就像是重新剜一遍他的心窝,当年她有多痛,现在他就有多疼。
  “以后不准再弹!”墨修渊独断的决定,苏岑不说话,也没有拒绝,只是在墨修渊看不到的地方慢慢勾着嘴角,抬起手摸着自己这张脸,指腹间的冰冷让她眉心冷漠的不像是真人,仿佛只是一尊陶瓷。
  墨修渊离开后,苏岑慢慢站起身,随意地把瑶琴丢弃在一旁,关了门,重新走回到床榻前,慢条斯理地拿出药膏抹了伤口,才眯着眼扫了一眼角落的位置,嘴角勾起一抹嘲弄的笑:“既然来了,这么躲躲藏藏的,可不像三皇子你的作风啊。”
  苏岑话音刚落,一道墨黑的身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。
  全身上下包裹的黑漆漆的,只留出一双阴鸷的眸仁死死盯着她瞧。
  “咦,三皇子看起来很生气啊。”侧卧在床榻上,苏岑半敛美目,神情闲适慵懒的让面前的男子,也就是南诏国三皇子苏黎彦气得恨不得掐死面前的女子。可偏偏看着她那张和颜云惜一模一样的脸时,阴鸷的笑了笑,“你以为你这样做,本皇子就会放弃?痴心妄想!”
  “我可从没有这么说过。”苏岑面无表情看了他一眼。
  “可你就是这么做的!你为什么要杀了冬梅?”苏黎彦面色沉得仿佛狂风暴雨来临的前奏。
  “三皇子这话说得,她误闯了九王府的禁区,如果不按照那容侧妃的指示把人杀了,难道三皇子更希望我暴露出来,嗳,可就没人帮三皇子你拿玄机令了呦。”
  苏岑半嘲弄半阴阳怪气的话让苏黎彦冷笑,“你杀了一个,本皇子就再送来一双!你以为本皇子的心腹就这么容易被杀光?”阴冷地贴近苏岑,指腹砸摸着她光洁如玉的肌肤,“苏岑,不要再耍什么花样,本皇子再给你一个月的时间,找到玄机令,否则,想想你那大哥,本皇子可不是心慈手软之人。”
  苏岑眼底依然没什么起伏,却也没再说刺激苏黎彦的话。
  “早这么乖不就好了?”苏黎彦凉凉开口,指腹上传来的细腻感让他眸色渐深,手指慢慢向下,直到碰触到她胸前挂着的绳子上,才眸色更深,只是下一刻,却被苏岑握住了手腕,她慢悠悠掀起眼皮,眼底带着警告:“有些东西,不是你能够碰到。”
  苏黎彦嘲弄地笑了笑,却是挣了挣,直起身没有再碰,他现在还指望着这女人帮他拿到玄机令,就暂时放过她好了。
  不过,他的视线一路向下,一直落在绳结的末端挂着的东西上,只是被她暗藏在衣服内,并不能看到。“临死前,他到底和你说了什么?”
  “这好像不关三皇子的事吧?”
  “好,我们不谈他,我们就说说你脖子上挂的这个东西,到底有什么用?”苏黎彦虚眯起眼,眼底精光大盛。他可不认为一个普普通通的东西,这女人会这么宝贝,“这是不是他送给你的?三年前我可没见你戴过这东西,怎么那人一死,你就戴上了?”
  苏岑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,冷笑了声,很不耐烦了。“想知道,那就去地下问他好了?我困了,再不睡觉影响了睡眠,我可是怕自己更加消极怠工,到时候那什么令的,我就不管了。”
  “你!”苏黎彦被她威胁的语气气得发笑,“苏岑,你很好!那本皇子就等着你拿到玄机令!”
  苏黎彦离开之后,苏岑懒洋洋翻了个身,仿佛没有听到他的威胁,很快就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中。只是她的梦里,依然是漆黑一片,无尽的深渊,死人……是没有梦的啊。
  苏岑并没有等太久,不过是一天时间,沈华容就坐不住了。
  因为身上多了很多红点,她把全身裹得严严实实的,再次来到了苏岑住的地方,原本的牌匾被墨修渊一掌劈开了,重新换回了原来的名字,“揽月阁”,这次苏岑没多说什么,目的已经达到了,再折腾反而没意思了。沈华容全身的红点越来越多了,她原本想要找墨修渊替她向苏岑讨要解药,可偏偏一想到那天她说出的那些话,沈华容思虑很久之后,还是决定沉默了下来。
  毕竟现在是特殊时期,惹怒了那女人,她万一一怒之下直接把那些所谓的证据都摆到王爷面前,她想她的下场不是一个“惨”字能够形容的。当年因为她的原因,毁了沈凝月,也间接让王爷以为是左相所害,继而让王爷恨上了颜云惜。她不后悔自己当初这么做,可她害怕王爷知道真相。

回复列表 回 复
你还可以输入512个字  
这里还没有回复,赶紧抢占沙发吧~
参与帖子讨论,请下载闺蜜圈手机版!
扫描二维码抢先下载 点击下载到电脑本地
爱生活

美丽贴士

推荐指数:

美容精选

推荐指数:

爱测试

推荐指数:

喜欢这里吗?告诉闺蜜一起来吧!
随时在手机上玩
闺蜜圈(android版)
可以通过以下2种方式安装到手机:
1、下载到电脑安装
2、用扫码工具拍下面二维码(wifi网络推荐)
随时在手机上玩
闺蜜圈(iPhone版)
可以通过以下2种方式安装到手机:
1、通过iTunes安装
2、用微信“扫一扫”下面的二维码(推荐)
添加图片
上传本地图片 上传文件 取消
请选择举报类型
确 定